武汉龙域电气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27-6996929
邮箱:service@aomeiye.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何时才能不让电再荒 煤电矛盾体制待解

编辑:武汉龙域电气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何时才能不让电再荒 煤电矛盾体制待解

随着取暖季的到来,电力供需紧张形势开始从局部向全国蔓延,全国17个省份面临拉闸限电的局面。图为11月10日,山东聊城一家煤加工厂工人为客户装运蜂窝煤,当地蜂窝煤的价格是0.67元/个,煤价持续攀升加剧了电力供应紧张局面。 孔晓政 摄

随着冬季采暖期的临近,用煤量不断递增,10月26日公布的最新一期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刷新了该指数发布以来的最高价,国内煤炭价格持续创下历史新高,当期5500大卡动力煤综合平均价格为853元人民币/吨,较前一周上涨6元人民币/吨,涨幅0.71%。

而素有中国煤炭市场“晴雨表”之称的秦皇岛煤价继续上行,其中5500、5800大卡动力煤价格较上期均上涨5元人民币/吨,为850~860元人民币/吨、900~910元人民币/吨。

随着国内动力煤价格持续攀升,发电企业“游走”于亏损边缘,这也意味着从今年春天开始的电力供需紧张局面将贯穿2011年全年。

发电企业面临考验

最近一个月来,秦皇岛港的煤价大幅上涨。

“10月22日,发热量5500大卡的大同优混平仓价为每吨760~780元,而在9月25日,同样发热量的大同优混平仓价为710~720元,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价格大约上涨了7%。”中银国际执行董事兼香港研究部副主管刘志成说,这种势头目前看上去依然强劲,在即将到来的冬季用煤高峰,国内动力煤现货价格将保持坚挺。“今年以来煤价较预期高,我们将今、明两年的国内动力煤基准价格预测分别上调9%和14%。”

据报道,五大发电公司的亏损面积也在逐渐加剧,并且大多已经突破了50%的亏损面。此前,大唐集团召开的区域专题座谈会上,其主要负责人表示,尽管5月至7月大唐集团实现当月盈利,8月份实现整体扭亏为盈,9月份虽然电力市场处于低谷,仍保持了略有盈余。但自10月份之后,无论是原产地山西、内蒙古,还是中转地秦皇岛的煤价都不同程度地上涨,从10月份煤价上涨幅度来看,大唐集团再度亏损几成定局。

一家发电集团的高管告诉记者,目前,该集团所属电厂的亏损面是58%,另外几家发电集团的亏损面也应相差无几。而按照煤价目前的价格及涨幅,到今年底,整个发电行业再陷全行业亏损应在情理之中。

中电联相关人士也表示,如果秦皇岛煤炭价格继续攀升,电厂发电积极性严重受挫,煤电紧张的局面可能会愈加频繁严重,电荒将加剧。

煤电矛盾是表象

面对价格不断飙升的煤炭,为缓解经营困境,发电企业试探性地提出再调电价的可能性,但这显然不是解决煤电矛盾的根本之策。

从表象来看,今年的局部“电荒”来得早,一方面是一些地区产能急速提升的结果,钢材、建材、有色金属等高耗能产业的大量上马是直接诱因;另一方面是因为今年南方大旱,水资源短缺让水电无法发挥效能。

但业内分析认为,我国当前的电力总装机容量足以满足正常情况下的电力需求,眼下我国的电力紧张已经不再是装机容量不足的问题,今年部分地区“电荒”从季节性缺电演变成全年缺电,从南方电荒蔓延到全国大部分地区,其真正的罪魁祸首在于电厂“煤荒”。

但电厂“煤荒”不等于市场“煤荒”。业内认为,“市场煤”与“计划电”的体制性矛盾仍是此轮“电荒”的根源所在。

其表现在于煤电价格机制的矛盾上。在煤电产业链上,电价的市场化机制并未最终形成,导致煤价越市场化,煤电矛盾就越大。而受制于物价压力,“煤电联动”机制这一权宜之举又常常在物价压力下难以及时实施。煤电矛盾的根源——“市场煤、计划电”的体制得不到理顺,煤电之间的痼疾就难以化解。

事实上主管部门和发电企业也做了不少尝试和努力。例如允许发电企业向上游延伸,获取煤炭资源,以提高煤炭的自给率;鼓励煤炭企业和发电企业签订长期合作合同;加快对新建火电厂的批复等。

但这些努力在实际执行中却又打了折扣。一些发电企业拿到煤后便做起了“煤老板”,卖煤能轻松挣钱又何必靠发电挣钱呢?而由于重点合同煤价和市场价格的差距较大,近两年,不少发电企业的燃料公司通过倒卖重点合同煤赚取差价来获利的行为,已经被媒体曝光多次。

煤电之间的痼疾如何破解,或许还要依靠深层次的改革加以突破。

只有深化改革才能走出困境

为了缓解发电企业经营困难,鼓励企业多发电来缓解“电荒”,有人提出,启动煤电联动机制。但也有专家提出,短期内国家加大对电厂的补贴力度应更为可行。

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资深分析师李廷认为,补偿的方式有三种:一是煤炭降价,等于煤炭企业拿出一部分利润来补偿给火电企业;二是上调电价,即通常所说的煤电联动,等于从下游用电企业和消费者手中拿出一块收益来补偿火电企业;三是第三方给予火电企业一部分补贴,第三方当然就是政府,政府拿出一部分财政收入补贴给火电企业。

“经过资源整合之后,煤炭行业的市场控制力已经越来越强,价格话语权越来越大,煤价易涨难跌的特征日益明显,换句话说就是煤炭市场化越来越强。想采用第一种方式来补偿火电行业显然不太可能。”李廷说。

而对于启动“煤电联动”的措施,对于当前CPI较高的情况下几乎没有可能,还可能会使煤价、电价陷入螺旋式上涨的怪圈。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最主要的角色之一就是当好裁判员。当前,煤、电两大行业利益分配出现了失衡,政府当然有必要进行裁决,并对利益受损的一方进行适当补偿。”李廷认为。

事实上,除了煤炭行业之外,政府也是煤价上涨的受益者。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政府从发电行业取得的税金总额只有427.7亿 元,同比仅增长12.64%;而从煤炭开采及洗选业取得的税金总额为132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1.48%,是发电行业的3.1倍。“煤价涨而电价不涨,使原本属于电力行业的一部分利益转移到了煤炭行业,之后,这部分利益中的一部分又通过税收的方式转移给了政府。”李廷说。

“政府补贴的最大好处之一就是能够阻止物价上涨不断向下传导。”业内专家认为,真正解决用电荒难题,就需要对包括电力体制在内的行业体质进行深层次的改革,只有深化改革才能走出困境。

上一条:中国城镇化的十大建议和设想 下一条:今年矿业并购热情上升 黄金和铜是热点